在「麦当劳」与「摩斯汉堡」之间,有一个家

发布时间:2020-06-27

在「麦当劳」与「摩斯汉堡」之间,有一个家

政大最热闹的侧门被称为「麦侧」,因为它的斜对面就是「麦当劳」,由于公车站牌就在旁边,每日人进人出,川流不息。「麦当劳」的旁边,几年前开了一家「摩斯汉堡」,两家店的生意都好的很。在这两家店之间,其实是紧紧夹着一间公寓,而多年以来,这间公寓的铁门都是拉下来的,大概从我唸大学的时候就是如此,至今好像都没有任何的改变。我不知屋主是谁,我也不知为什幺铁门一直不愿开启,但它却成为我上课时的教材。

我时常以它为例,请同学们思考土地及房屋的价值。指南路上熙熙攘攘,商业行为活络,每个房屋都是金店面,一个月的租金至少都是十万元以上,若以三十年为期,这间房屋的屋主,所损失的租金就已经是高达数千万元,但是屋主竟然是完全的不为所动,你是否觉得屋主相当的不理性呢?我们可否直接敲门,要求屋主将房屋做高度的经济使用?例如高价出租或是出售?但是,如果屋主不愿意呢?我们可以来强迫他一定要依照经济逻辑来思考并行事吗?

什幺是土地的价值?一般我会将其分为三个部分,第一为经济价值,即将土地视之为商品或资产(asset),是可以用来赚钱获利的;第二为环境价值,即将土地视之为生态环境不可或缺的资源(resource),它不会因为是否为人类所用,才来彰显其价值,这些资源有其自我存在的重要意义;第三为主观的认同,即将土地及房屋视之为安身立命的地方(place),也就是所谓的家。这三大部分都是主观的价值,无所谓的对或是错,皆必须予以尊重。但是,由于土地具备垄断性格,其价格可以主观予以创造,因此,在资本主义的社会里,有权势者往往将土地视为赚钱的工具,并逼迫别人也要从相同的角度来思考。

由于有权势者觊觎于别人的土地,因此也创造出一些法规制度,用来剥夺人家的土地及房屋。他们强迫别人仅能由土地的金钱交换价格来评断土地的价值,他们并坚持,只要给予相当的金钱补偿,就可以任意来取走别人的土地及房屋。因此,相关制度被设计出来:如「土地徵收」着重的是金钱补偿的价格(一般徵收)、或是抵价地分配的比例(区段徵收);「市地重划」着重的是抵费地的分配比例及位置;「都市更新」着重的则是权利价值的变换,只要给钱或是给予相当比例的土地,就可以大辣辣的把人家的土地取走,并把人赶走。

但是,这些有权势者严重忽略了土地的多元价值,在他们眼里,土地只是金钱,是投机炒作的工具。但是,对于那些土地被剥夺者,我们往往会听到他们大声的吶喊,这是我的家,我不愿意搬离长久居住的家与社区。但是,他们这样的述说,却往往不被有权势者所尊重,竟然还被批评为「不理性」!

然而,当我们确认土地原本就有多元价值的时候,谁才是真正的不理性呢?是要去徵收人家土地的政府及财团?还是那些被徵收户呢?我认为是前者,他们才是真正的不理性者。我要很坦诚的向大家说,我帮助了那幺多因为土地徵收而组成的自救会,从来没有一个自救会曾经向我开口,要求我去帮他们多要点金钱补偿,从来没有!他们往往告诉我,这里是我的家,家是非卖品,我的家不卖,那股爱乡爱土的精神,往往让我非常的感动。

文末,你还会觉得在「麦当劳」与「摩斯汉堡」之间的屋主很不理性吗?让我再告诉你,在同一条街上,其实也有少数几间房屋的屋主也是有着相同的行为,他们坚守着对于家的认同,不离不弃!换个角度,让我们延伸思考,你要如何看待桃园航空城自救会的抗争行动?你又要如何看待台南铁路地下化东移自救会的抗争行动?你又要如何看待其他许许多多自救会的抗争行动?有了金钱补偿或是安置住宅就可以剥夺人家与土地的关係及对于家的认同吗?究竟谁才是不理性呢?

希望你能够记得,在「麦当劳」与「摩斯汉堡」之间,还有一个温馨的家!

2014 年 9 月 9 日刊载于《公民行动影音纪录资料库》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