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发布时间:2020-06-23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你能回想最后一次使用纸质地图是多久以前吗?在从前,纸质地图是不可或缺的物品之一,不管是到异地旅游或是离乡背井到了新环境,人们总会需要地图来协助辨别方向;到了今日,你只需要一台智慧型手机就能做到很多事,甚至不用学会阅读地图,毕竟大多数的软体都内建了导航系统,只要听从指示就好。但几个世纪以来,羊皮纸和纸张助长了製图师或设计师发挥强大的创造力,它带给人类的启发并不仅只是标示位置的功能而已,地图可以是符号、宣传物或是乌托邦愿景,它们甚至可以是纯粹的幻想。

赫里福德地图(Mappa Mundi)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赫里福德地图是现存最着名的中世纪地图之一,它的历史可以追溯至西元1300年左右,保存在英格兰的赫里福德座堂。它绘製在小牛皮上,地图以耶路撒冷作为世界的中心,而大不列颠岛及爱尔兰则挤在地图的左下方,这幅古老的地图也反映出当时人们的世界观。

海军上将皮瑞‧雷斯的地中海地图(Piri Reis’ map of the Mediterranean)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这张地中海地图最令人惊讶的地方是其精密的準确度,它在十六世纪时被奥斯曼帝国的海军上将皮瑞‧雷斯(Piri Reis)所抄写複製,它也是最早显示出北美大陆及新世界的土耳其地图。

比利时狮(Leo Belgicus)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纵观人类历史,地图早已被用来传递政治信息,这幅来自十六世纪的地图将低地国(荷比卢)描绘成一头威猛的狮子,这是因为当时的人们正奋斗于争取民族自决,而该地图也被视作爱国主义及国家独立的有力象徵。

美国的老鹰地图(Eagle map of the United States)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过去人们会形容中国大陆疆域像是秋海棠,或是外蒙古独立后变成的老母鸡。而早在1833年时,製图员发现北美大陆的轮廓像极了美国国鸟「白头鹰」,便将此概念绘製成地图,我们能从里头看到白头鹰站立在佛罗里达群岛,牠的喙则在鳕鱼角的北边。

纽约鸟瞰图(Bird’s-eye view of New York)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这幅1909年绘製的纽约市鸟瞰图成功地达到逼真写实的效果,这也是2D地图所无法做到的。地图中几乎被完全开发的曼哈顿岛逐渐变小直到远方,而纽泽西州的峭壁则朝向地平线远方的云朵蔓延。

约翰‧斯诺的霍乱地图(John Snow’s cholera map)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有时候地图能提供人们另一个角度来看待事物,尤其是需要解决看似不可能的问题时。1854年约翰‧斯诺博士决定将发生在伦敦市中心苏荷区的霍乱绘製成图表,试图找出传染病源头。完成后他发现布罗德街周围的抽水机泵浦有聚集性病例(标记为黑线),显示出这里就是霍乱的传染源。

伦敦地铁路线图(London Underground map)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地图并非总是表现的跟实际情况一样,例如今日的地铁路线图就不比其他地图来得精确。儘管如此,这张1908年绘製的伦敦地铁图虽然看起来还有点抽象,但它没有过多让人混乱的标示,而是用颜色清楚地区分路线,正巧符合了乘客的需要。伦敦地铁路线图后来被世界各地的大众运输系统模仿,成为观光客的好帮手。

坎培拉设计图(Design for Canberra)

只有纸质地图能做到的事

  绘製一幅非实际存在的地图可以被用来激发想像力。当澳洲联邦于1908年决定在雪梨和墨尔本这两大城市之间的折中位置建造联邦首都(即今天的坎培拉)后,美国建筑家沃尔特‧伯利‧格里芬(Walter Burley Griffin)在1911年提出了这个设计参与竞图比赛,最终从137件作品中脱颖而出。他的设计受到了花园城市理论的影响,用一连串相互交织的圆形,从市中心以放射状的方式向外延伸。

图片来源:The Guardian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搜索